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文创行业带来的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

文创行业带来的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文创产业的蓬勃发展标志着消费升级的趋势愈加明朗,而随着拼多多上市,“消费降级”的论调甚嚣尘上。

许多投资者并不认同“消费降级”的说法,“买贵的”和“买便宜的”只是不同的消费方式。“消费者存在不同的需求,如果一个公司能够极致地完成任何一部分消费者在电商购物的需求,就很有可能成为一家接近拼多多市值的公司。”在聚焦消费领域多年的投资人眼中,“零售”只有两件事:扩大规模和提高客单价。“提高客单价,这件事大概中国只有不多的公司能做,比如茅台、百果园、华为手机;在世界范围内,或许有奢侈品和苹果公司,但是能提高客单价又让消费者买单的公司不超过几百家。所以,认为消费升级就是提高价格,一定是错误的。扩大零售规模从一线城市开到二线城市,最终到乡镇,这和提高价格一样,只是零售的本质。”许多投资者并不认为提高价格或者扩大规模就是消费升级,而只是在合理的点上实现零售的本质。

创享投资并没有对消费升级或降级进行划分,而是寻找新消费领域中受年轻人喜爱的领域。年轻人一定喜欢的是拼多多的便宜,还有能寻找到共同话题的“同好圈”的小红书们,在消费领域最重要的仍是消费者的主观偏好。“只要是年轻人喜欢的、新奇的、我认为别人还不知道却又具备爆发潜质的东西,都存在颠覆整个零售领域品类结构的机会。”

目前投资公司投资了很多内容型的公司,因此非常重视长尾效应和溢出效应。在做内容的公司中,主要的输出空间集中在漫画、动画、电影和游戏的价值变现中,而中国很难有公司像迪士尼一样做到文娱全产业链的最后两步——开乐园、卖衍生品。可见,内容公司通过游戏变现之后,长尾效应中还有如衍生品、线下消费和品牌授权等众多领域。从美国的迪士尼、日本的集英社等巨头的肩膀上可以看出,文创发展到最后就是与消费者紧密结合的过程。


长期趋势看,我认为未来许多行业都存在文创合作落地的机会,比如零售业的“衍生品授权”“跨界整合”;餐饮业的“主题餐厅”;商业地产的“娱乐空间”等。这所有的可能性聚合起来都将会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有的投资者如是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