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微链服务项目「贝贝帮」完成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
微链服务项目「贝贝帮」完成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
链师妹 2018.12.25 阅读1432

最近这段时间,打包子女陪嫁只求辅导作业的《致未来亲家书》在朋友圈刷屏,有网友调侃:继升职、加薪、防脱发之后,陪孩子写作业已经成为80后90后最大的心病。的确,在为人父母的责任感和望子成龙的热切期盼下,陪学已经不再是小事,而是一个能够引起新生代父母的强烈共鸣的社会痛点。


12月25日,3-12岁儿童私人陪学定制平台,微链平台服务项目「贝贝帮」今日宣布,公司已于近期完成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的投资方为精锐教育和伯藜创投。


完成本轮融资后,公司品牌全面升级为到家学教育,业务范围将包括专注于3-12岁孩子放学后作业陪学辅导和钢琴陪练的“贝贝帮”、STEAM创客素质教育的“哇哦实验室”两大教育品牌。


贝贝帮创始人徐鹏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三个方向:一是进一步实现贝贝帮的城市扩张;二是继续建设和升级智能陪学系统和教育研发,并加大人才引进力度;三是布局素质教育领域,推动哇哦实验室新产品的发展。


借由本次融资的契机,亿欧和徐鹏进行了深度交流。在本文中你可以收获以下问题的答案:①低龄陪学是一个怎样的市场?壁垒在哪里?②消费升级的趋势下,教育行业还有哪些机会?③教育圈是否会诞生一个饿了么?如果可以,机会在哪?


到家学教育企业核心信息


抢占教育消费升级新市场

“头痛、咽炎、血压升高,上辈子造了孽,这辈子才要陪娃写作业。”

“究竟如何陪学,一百个爸妈有100种答案。不过,谁陪谁知道。”

“陪娃写作业,分分钟亲妈变后妈。只能说带娃不易,保重身体。”

……


在近日刷爆朋友圈的《致未来亲家书》热文下边,还有很多这样的家长,都发出了同样痛不欲生的感慨。


针对新生代家长的这种无助,徐鹏认为,这是由于家长在陪孩子写作业时缺乏一定的耐心,且在中低龄的孩子认知世界里不会把父母当成真正的老师来对待,所以就会出现家长按耐不住情绪不自主的烦躁甚至吼起来,但这样会给孩子带来不利于学习的环境和影响。


不止如此,徐鹏提到在课后三点半的尴尬时间点,“陪学群体”还面临着很多其他的疑难杂症:一是大部分工作繁忙的80后父母,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没有耐心陪伴并辅导孩子专注课后学习和作业辅导;二是很多家庭都是老人或保姆在家看管孩子,但他们通常都比较溺爱孩子且也管不住孩子,在学习上无法有效陪学辅导;三是目前小学低龄阶段,学生的课后作业更多是需要通过一对一有针对性的陪伴互动才能完成,如限时数学计算和口语训练等,即便是全职妈妈,在辅导孩子学习的过程中,也会碰到沟通交流的障碍。


基于对市场痛点的把握,徐鹏于2015年下半年创立了“贝贝帮”,一个面向3-12岁儿童的互联网私人陪学定制平台,主要提供严选且赋能过的优秀大学生作为师资一对一上门陪学服务,主要以作业辅导、钢琴陪练为主。“上门启发式陪学的好处在于,我们以学习习惯和兴趣培养为第一目标,少了一份‘老师式’的灌输,多了一点‘教练式’的激发。”


除此之外,为更好的输出高质量且标准化服务,在陪学老师培训方面公司还成立了线上培训知识库“贝贝学院”。贝贝学院将每一次上门陪学作为最小化服务颗粒度反馈单元,结合家长每次对陪学课程效果的真实评价反馈,线上移动智能化精准训练考核老师。目前平台建立了整套师资大数据库管理老师,有10000多名经过认证的优秀大学生陪学老师。


经过三年多的发展和沉淀,目前贝贝帮的业务已经拓展到南京、上海和苏州三座城市且都已盈亏平衡,累计服务家庭超6000位,服务时长近40万课时数,公司从获单到家长转化购买综合一直低于200元/位。


围绕中低龄儿童家庭教育上门场景,到家学教育将低成本获客且不断培养一手师资的贝贝帮作为内核产品,在外部进一步链接和整合了市场上STEAM优质内容研发供应商,推出了针对To C客户群体的STEAM素质教育产品“哇哦实验室”。


哇哦实验室是为7~12岁儿童打造的高质量STEAM创客课程,以科学实验为载体,融入职业启蒙教育,由老师一对一上门授课,培养孩子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该课程主要融合了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以及人文艺术五大学科知识,内容涉及贯穿物质科学、生命科学、地球与宇宙、技术与工程四大领域。包含色彩、电路、火源等10个探索主题,以及30个体验式的创客游戏。


针对中低龄孩子对教育产品需求的机会,徐鹏认为,新生代父母需要信赖的帮手来解放他们的时间,这个需求是非常刚需且普遍的。


“从市场的广度来说,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一娃变两娃,且80后、90后新生代父母开始进入家庭陪娃写作业的时期,中国会有近亿家庭的痛点在继续深度加痛。


从市场的深度来讲,教育行业其实在经历一场消费升级,应试教育已经无法满足现在儿童的发展需求,围绕K12以及素质教育的产品还有很大探索发展的空间。”


打造教育界的饿了么

徐鹏可以说是年少得志。今年8月,年仅25岁的他便入选了今年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在一个寻常本科生初出茅庐的年纪,成为教育领域最年轻的上榜者。


年轻的创业者,常常会被问到眼界、经验这样的问题以及更为长远的规划。徐鹏很坦率,他说在市场的博弈中,往往是创始人的瓶颈突破程度决定了最后的成败,所以自己想一直保持年轻拼搏的心,坚韧的性格和奔跑的状态。


“由于教育行业产品和服务形态众多,需要非常清楚自身的位置和发展方向才能聚集优势实现很好的突破和创新。所以,我认为教育行业也需要制定精细化作战策略。”围绕着这个理解,到家学教育在成立3年间,已经实现了三个方面的进化:


第一是做“深”,在陪学服务上,从最初级版的类似家教到现在的严选服务,在智能化赋能培训师资和内部构建的大数据智能管理系统以及客户体验标准体系上,都提高了很多,现在实现了以供应链管理建设老师,以全流程全生命周期把控产品和服务质量的目标;


第二是做“广”,在课程内容上,是由贝贝帮陪学到哇哦实验室,甚至是很多还未问世的到家学产品,我们都是围绕着“老师+内容”的底层模型一直在前进,进一步满足家长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团队自身的能力圈也在不断扩大;


除此之外,在这几年里,我们把师资端的建设作为一个不仅满足我们自身需求的业务重点,包括老师在校需求服务价值点的挖掘和验证、老师毕业后的师资输送出,我们都在努力推进。就像我们此前与精锐教育实现的合作,实现了师资培训和人才输出。


“最终我们希望成为教育界的饿了么,专注中低龄段到家学的教育产品和服务,满足教育消费升级的需求。”徐鹏表示,今年在贝贝帮陪学产品收入已经接近2000万元,预计2019年,销售目标突破1亿元。目前看来,在完成Pre-A轮融资后,到家学教育的发展方向已经初现雏形。


未来陪学市场会如何发展?教育行业是否能诞生下一个饿了么?总之非常值得期待。


据悉,贝贝帮正在启动新一轮融资,如有合作或投资兴趣可以联系。


(本报道来源于亿欧网)